李心草“溺亡”疑云 亲友质疑醉酒自杀说:7年没见沾一滴酒

2019年10月15日 13:43:57 | 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字号变大| 字号变小

  9月9日凌晨3点,云南曲靖妇女陈美莲接到了昆明警方的电话:“有4个小孩约着跳江,其中一个是你女儿李心草。”

  两天后,9月11日,陈美莲与家人在盘龙江下游——昆明的滇池中发现了女儿的遗体。她不得不接受女儿离世的现实。

  更让陈美莲无法接受,甚至无法理解的是女儿的死因——醉酒后跳江自杀。就在前一天,女儿还告诉她,国庆放假,要回家陪妈妈一起看大阅兵。再早些时候,理工科专业的女儿还跟她炫耀,自己大一就考过了英语六级。

  在陈美莲看来,女儿心心优秀、懂事、乖巧、乐观。为何会醉酒?为何要跳江?事发时女儿的同伴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?这些疑问,在她赶到昆明之后,更加扑朔迷离。

  她在监控录像中发现女儿疑似被猥亵的视频,她怀疑女儿遭遇霸凌甚至被灌酒……她把这些质疑发布在社交平台,引起人们广泛关注。一时间,昆明盘龙警方也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  陈美莲心力交瘁。“我现在只想寻找真相,给我女儿一个公道。”

  疑遭霸凌猥亵

  整理女儿遗物时,陈美莲发现心心手机里的购票信息显示,她已经买好了国庆回家的火车票。陈美莲再次崩溃大哭。

  冷静下来之后,她对女儿“自杀”的说法愈发怀疑。她要求查看女儿出事前的监控视频。但是警方告诉她,涉事道路属于另一个区的管辖范围,他们没有权力调取,以及当时,警方已经做出了李心草死亡事件不涉及刑事案件的推论。最终,家属只看到酒吧内的监控视频。

  正是这个监控视频,让陈美莲震怒。视频中,醉倒的李心草躺在酒吧的长椅上,一名男子俯身对着她,大约有十几秒。之后,又来了一男一女,三人用肢体控制着看起来几乎不省人事的李心草,并扇她耳光。

  酒吧监控视频画面截图 图/李心草家属提供

  在已经被删除的警方通报里显示,“警方通过提取的高清音频显示,罗某乾扇李某草后称:‘啪啪啪,几个耳光就把她kao(云南方言,意为打)醒’。笔录显示,罗某乾扇李某草前,曾征得任某燊、李某某昊同意,目的是想通过打耳光看李某草是否能够清醒。

  任某燊是李心草的室友,此后曾有多名同学证实二人关系融洽。正是出于对室友的信赖,李心草才前来赴约——另外两个男生皆为任某燊老乡朋友,李心草此前并不认识。

  这份通报显示的昆明警方初步调查结果显示,三人扇打李心草是为了给她醒酒。“我们没看到视频之前他们没有承认,看了视频以后又做一些谬论的辩解。”李心草的姨夫冯先生并不认可此通报,他反问中国新闻周刊:“你觉得这个合理吗?”

  但该通报里并没有说明,该笔录是何时所做。业内人士表示,如果不是案发当时迅速将涉事人分开询问,则可能有串供嫌疑。而冯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该笔录应该是在事发多日以后所做。“直到我们看到心心被打、被猥亵,警方才又传唤那三个人。

  冯先生表示,有一位民警向他透露,警方询问涉事人为何此前不交代搂抱扇打行为时,其中一男生反驳:“你们又没问我,我怎么跟你们说。

  但见过一次面之后,涉事的三人再也没联系过陈美莲。目前,李心草妈妈因体力不支卧病在床,因其“接电话都很吃力”,冯先生便代其接受采访。

  李心草落水前所在的酒吧内景 图/知情人士提供

  “醉酒自杀”说

  “她有过很多次想要自杀的举动,比如说跳江,第一次她跳江我们拉回来了,把啤酒瓶砸碎想割腕,我们全部都拦下来了。”

  李心草出事后,人在昆明的表姐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。她用手机录下了与妹妹生前最后相处的三位同伴的对话。

  在他们的版本中,李心草酒后失态,是他们不断安抚、照顾。“她可能喝了有四五瓶小瓶的、一两瓶大瓶的啤酒,然后就开始胡言乱语”“抱怨一些小事,我感觉要么是童年阴影,要么是喝酒喝到幻觉”“大概11点到11点半之间,她一直处于特别激动的状态,她说的话我们都听不懂”……

  其中一位男生表示,在他们的安抚下,李心草原本已经平静下来,又突然趁他们不备,冲出去拦了一辆出租车,说要回家。两位男生跟上去,告诉司机“朋友喝醉了,你先别忙开车”

  这与出租车司机的说法有微妙的差别。事发当晚李心草乘坐的出租车的司机称,李心草上车后,“没有说过一句话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就呆坐在后排座位上”。有两男子劝其下车,并称“你喝多了,再玩一会儿,等下一起走”

  悲剧随即发生。李心草从另一车门下车,冲向了酒吧对面的盘龙江。那时大约凌晨两点。

  有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尽管涉事酒吧对面的盘龙江有护栏,但“大概110公分高,翻越没什么难度” 。

  实际上,盘龙江近年来落水事故频发。根据公开报道,曾有市民指出:“盘龙江两岸都是酒吧,如果喝醉酒了到江边趴着吐的话,很容易掉进江里。尽管江边护栏上,每隔100多米有一个急救箱,急救箱里放着绳梯和救生圈,但有多处已被人为破坏,形同虚设。

  而在母亲陈美莲看来,女儿是在遭遇了霸凌和猥亵之后,感受到了威胁,慌不择路,最终导致坠江。她多次对媒体提到,在酒吧的监控视频中,女儿曾喊了三次要“报警”。

  “我发誓,我们绝对没有碰任何违禁的东西,我们也没有刺激过她,没有和她发生过冲突……”9月9日凌晨,家属到场后,两个男生不断解释。李心草的室友任某燊则一直对陈美莲道歉。

  事后,警方一直声称李心草系醉酒自杀,但家属想不通:“心心平时不喝酒。”

  “我跟李心草相处七年,真的没过见她沾一滴酒。”李心草的一位朋友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,李心草平时不会去酒吧,朋友聚会约在娱乐场所她也不去。李心草生前曾对她说:“我室友都还不错,有个跟我还可以,是红河的。”她口中这位“还可以”的室友正是带她去酒吧的任某。

  李心草的朋友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,八月底她和李心草还有联系,当时她过生日,开玩笑要李心草请她吃饭,李心草解释说那天忙下次请,结果不久就传来了她“醉酒自杀”的消息。

  “她家里只有她妈妈,她跟她妈妈相依为命,怎么会去自杀呢?李心草的朋友想不通。她说,有网友曾用微博小号向她透露,任某在事发后情绪稳定,还在社交媒体上传自拍。

  据了解,李心草溺亡后警方并未做化验检测。“李心草是不是醉酒出现幻觉,现在都是一个谜!”冯先生说道。

  盘龙区桃源街132号的热点网吧,昆明刑警再次赴现场勘查。图/知情人士提供

  尚待拉直的问号

  那份已被删除的“警方通报”发出后,被各大媒体转发,迅速占据微博热搜第一的位置。冯先生却质疑这是在“走过场”。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曾对家属表示,尸检验证报告最早也要15-20天的时间才能开具,而10月14日晚上7点半,他们才将李心草的遗体送去解剖。

  “时隔几个小时,解剖尸体的验证报告还没有,他们就直接出了情况通报。冯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警方公布消息前,没给家属通过电话,也没有提供任何书面结论。

  因李心草的死因存在诸多疑点,家属曾多次到有关部门反映。冯先生表示,网络曝光是无奈之举。

  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如果办案人员在未经过初步核查,未走访相关人员、场所、查看视频不全面等存在不规范、不作为,将案件草率定性“醉酒自杀”或“失足落水”,可能存在涉嫌渎职的行为。

  “如因办案人员的处置不当,导致证据灭失的,可以归于办案人员执法不规范、不作为,同样涉及渎职。”周浩说。

  10月14日当天,热搜还没撤下,该通报的具体内容却消失了。直到当晚22时左右,昆明警方发布李心草事件最新调查结果称,对原本由盘龙分局办理的该案件,提级成立由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长任组长的专案组,进行立案侦查;市级检察机关同步介入监督。并对盘龙分局前期工作开展倒查。

  事发整整一个多月了,警方此番成立专案组彻查李心草事件,是确实发现了问题还是迫于舆论压力,总之真相待解。

  人民日报官微对此发表评论说,每一个生命,都应该得到尊重。一名青春正好的女大学生莫名“溺亡”,这背后有太多问号有待拉直。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,不仅是句承诺,更应付诸行动。用真相抚慰人心,正义才能不缺席。

  央视新闻“央视热评”称,“正义不仅要实现,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”,且让我们一起守候,一起捍卫,一起期待。

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,随时随地看新闻!

layer
快乐分享